熊与东正教:随1000卢布纸钞漫游千年古城雅罗斯

欧亚球赛 2019-02-28 01:27:37
网址:http://www.d3i.net
网站:开元棋牌

  

熊与东正教:随1000卢布纸钞漫游千年古城雅罗斯拉夫尔

  当车辆离开市中心、越过河流、穿过乏味的工业区,教堂从河畔的树林中显露出来时,我便知道,这是“金环”上最精细、最特别的建筑杰作。古朴、雕花的红砖组合成弧形的窗棱、有序的立柱和细密的装饰,圆顶因为漫长的岁月而呈现出深浅程度不同的绿色。教堂周围几乎没有人,只有葱茏的绿树寂静无声,让这幢17世纪的建筑显得更加古老。

  水波浩瀚的伏尔加河与科托罗斯尔河怀抱着雅罗斯拉夫尔,游弋的天鹅、葱茏的雪松林,在湛蓝的伏尔加河面形成迷人的倒影。

  推开描绘着花纹的古老木门走进教堂,几扇窗口投进的光照亮内部,在昏暗的光线中,几乎整部《圣经》的内容都被绘制在墙面,褪色的耶稣与圣徒悬浮于天花板上,在朦胧中注视着来访的凡人。一对新人正在窗口拍照,自然的伦勃朗光照亮新娘的侧脸,勾勒出她美丽的轮廓。白色婚纱上阴影从淡到浓的过渡,使我眼前的画面具有了油画般的质感,宗教的神圣与爱情的神圣正互相辉映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在俄罗斯看见真正的熊——一只被圈养的熊,如同智者雅罗斯拉夫征服了这片河畔的三角地,曾经属于熊的土地上矗立起东正教的修道院。

  沿着“金环”自驾,接近雅罗斯拉夫尔的时候,公路两旁开始出现熊的标识:一种是市徽,显示出前方的城市;另一种是路标,提醒周围的丛林里可能会有熊。

  “金环”,由莫斯科附近一连串古城组成,雅罗斯拉夫尔是其中最大的城市,也是伏尔加河畔最古老的城市。它以熊为市徽,历史比莫斯科更加悠久,2010年,这里举行了建城一千年的庆祝活动。如今,这座古城的风景与传说中的熊一起被印在1000卢布的钞票上。

  现在,一只扛着斧子、精神饱满的熊作为雅罗斯拉夫尔的市徽,被雕刻在智者雕像之下,也和雕像一起被印在1000卢布钞票正面。

  我掏出1000卢布,远远地跟这位建城者合了个影。11世纪初,古罗斯王公、基辅大公雅罗斯拉夫为了保卫其领土免受北方侵袭,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城市雅罗斯拉夫尔。城址选择在两河相交的三角地带,天然地具备防御功能,这个绝佳的地理位置充分说明了 “智者”这一称呼的恰当。

  19世纪时,主显圣容修道院里发现了《伊戈尔远征记》的手稿,这部中世纪英雄史诗堪称俄罗斯古代文学最伟大的作品。遗憾的是,手稿原件在拿破仑入侵莫斯科时被毁。当我穿过巨大的铁门进入这座恢弘的修道院,只能在高耸的钟楼下聆听轰鸣的悦耳钟声,流连在满是富丽堂皇的金银宗教制品的展览中,回顾如伏尔加河水般逝去的千年过往。

  修道院内,有间小房子外挂着一幅熊的照片,一个大妈示意说买票之后就能进入后院看真正的熊。在以熊为标志的城市看熊,当然是不可错过的体验。然而,当我与那只熊照面时,却不禁有些心酸。

  1000卢布上的钟楼,就耸立在教堂旁边的草地上。依然是红砖砌成,斑驳的建筑最高处有个小小的金色洋葱顶。但圣约翰施洗教堂的美不止于外观,更令人惊艳的是布满整个教堂内部、东正教面积最大的壁画。难怪教堂会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青睐,被列入世界遗产之中。

  我站在穹顶下屏息静气,斑驳的壁画从地面延伸到我看不清的高处,仿佛天使在飞升,朝着光亮中的天堂而去。我好想有些明白了一千年来东正教在这片土地的统治地位,这是勇敢、聪明、暴力、凶险如熊的俄罗斯人笃定的宗教情感。

  大妈拿杆子吊起一包饼干伸进笼子里,熊站起半个身子,前爪紧抓栏杆,仰头叼过这包小零食,然后扒开包装纸,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。整个过程流畅熟练,显然是为了游客能拍到更好的照片。很快这包饼干便全部塞进了这只巨兽的牙缝,熊无聊地走开了,不再理会习以为常的赞叹声与快门声。

  这是一只孤单的熊,有高大的身形与毛茸茸的耳朵,厚重的皮毛上还有刚停的雨水痕迹。30年来,它一直生活在笼子里,在供它游戏的树干、轮胎、秋千之间来回踱步,将鼻子伸出栏杆,眼神从好奇的游客身上扫过。

  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历史城区有数不胜数的修道院和教堂。不同颜色的洋葱顶矗立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,围绕着交通繁忙的广场。在一片车水马龙之中,智者雅罗斯拉夫的雕像凝然而立。

  这像是一种暗示,征服与宗教也无法抹杀熊的重要地位。勇敢、聪明,或者暴力、凶险,这体型巨大的北方动物,将俄罗斯人的自我认知与世界对俄罗斯的观感完美地融为了一体。

  这让我觉得有些黑色幽默:一只熊,带着杀死自己的武器,行走在杀死自己的人脚下。而不远处的街边,坐落着一座熊在怒吼的铜像,底座上写着“俄罗斯的象征”。这是人们最喜欢的合照点,许多孩子会爬上熊背,装出正在战斗的样子。

  翻过1000卢布,钞票的背面印着圣约翰施洗教堂和钟楼。在精美的红砖建筑之上,惊人的15个绿色圆顶分为三组,金色十字架直插青空。

  智者雅罗斯拉夫和他父亲的统治时期,被认为是基辅罗斯的黄金时期。那时候,他们接纳了东正教,但在被称为“熊的角落”的两河相交处居住的是信奉多神教的芬兰-乌戈尔人,这些居民以熊为图腾。传说中,智者雅罗斯拉夫用斧子斩杀了一头母熊,带着熊头逆流而上来到此地,从此强迫当地人改信了东正教。

  原标题:熊与东正教:随1000卢布纸钞漫游千年古城雅罗斯拉夫尔 沿着“金环”自驾,接近雅罗斯拉夫尔的

  要想看见真的熊,还得走进智者雕像对面的主显圣容修道院。白色的雄伟城墙从广场一直延伸到河畔,围起了修道院中神圣的教堂与古老的房屋。它初建于12世纪,16世纪初遭逢火灾后进行了重建,是当时俄罗斯最富有和最坚固的修道院之一。